雇外籍保姆有“非法”风险 专家:亟待规范市场而非限制(组图)

2019-12-11 09:11      点击:

(原标题:雇外籍保姆有“非法”风险 专家:亟待规范市场而非限制(组图))

  【原标题:请个外籍保姆靠谱吗】

宋磊

 

宋磊

李靖怡

 

李靖怡

林晓莉

 

林晓莉


  门诊问题:

  雇用外籍保姆违法吗?

  门诊专家: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宋磊

  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

  律师李靖怡

  江苏新天伦律师事务所

  律师林晓莉

  专家观点:

  根据目前外国人在华就业的相关规定,我国禁止外国人从事家政服务。如果外国人非法就业,可能被遣送出境。

  由于菲律宾籍保姆无法获取工作签证,有的中介公司以教师或翻译等名义将菲律宾籍保姆引进国内,再进行家政服务。这种入境目的与实际从事工作不符的方式,实质上是变相的非法就业,也应受到相应处罚。

  能否开放外国人的就业限制要看我国总体的就业状况,因为制定法律要考虑全国总体就业情况。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李先生雇用菲律宾籍保姆已有两年。李先生说,家里曾经请过本地保姆,但其脾气不小,常常抱怨家务多,要求涨工资,还和隔壁家保姆聊天泄露雇主隐私,所以很快便被辞退了。李先生后来从中介公司聘请了一名菲律宾籍保姆,签订了劳务合同,雇用一年大约花费9万多元,包括中介费、签证费、工资、保险费等。

  笔者调查发现,北京地区有聘请外籍保姆意愿的家庭并不在少数。以菲律宾籍保姆为代表的外籍保姆市场已形成一个可观的地下经济链条,一些中介机构应运而生。但是根据目前外国人在华就业的相关规定,我国禁止外国人从事家政服务。先天的违法性给这一行业相关各方带来了重重法律风险。

  在北京如何雇到菲律宾籍保姆

  笔者在网上看到一家教育咨询公司,声称可以提供菲律宾籍保姆服务。致电该公司询问时,对方表示,通常先由雇主提出对菲律宾籍保姆的要求,中介公司再按照雇主要求,在菲律宾寻找合适的对象,找到合适的人选,中介公司会让雇主通过网络进行面试。如果雇主满意,中介公司便会帮助菲律宾籍保姆办理入境签证、购买机票。

  “根据我国有关规定,菲律宾籍保姆在华从事家政服务属于违法行为,中介公司难以给菲律宾籍保姆办理工作签证,而是选择旅游签、探亲签以及商务签。这些签证有效期多是半年,所以需要及时续签,续签费用一般由雇主承担。如果续签出了问题,菲律宾籍保姆就等于‘黑’在国内,被发现后会被遣返,并影响其再次入境。”该公司表示,雇用合同都是两年期限,但是有三个月左右的试用期,如果雇主不满意,可以终止雇用。

  雇外籍保姆有“非法”风险

  公安机关时常会清理“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外国人,而外籍保姆往往触及其中一两种情形,所以如何安全“生存”便成为重要问题。

  菲律宾籍保姆维纳(音译)曾在北京一个高档小区工作。她工作卖力,雇主很满意。但由于其旅游签证过期,也没有及时办理新的签证,维纳不想承担被遣返的后果,只能继续在雇主家里干活,整整三年没有回家。在清理“三非”比较严的时候,出门买菜购物只能由女主人负责,带家里两条狗散步的则是男主人。

  与对维纳感到满意的雇主不同,有相当数量的雇主吃过亏、上过当。比如,浙江省温州市的胡女士至今仍对突然跑路的印度尼西亚籍保姆无法释怀。2014年7月,这位保姆来到她家,刚开始表现不错,但两个月后就嫌弃胡女士家的别墅面积太大,每天有干不完的活。某日,胡女士起床发现保姆及其行李都不见了,才知道保姆跑路了。她联系中介公司,要求退回佣金和剩余三个月工资,但中介公司只是答应给再介绍。胡女士算了一笔账:支付佣金1.5万元,提前支付保姆6个月工资2.1万元,还支付保姆飞往温州的机票、在温州的吃用等费用,共花费4万元,却只换来保姆3个月不尽心也不称职的服务。

  雇佣双方均需承担法律风险

  2016年1月,浙江省义乌____查处了6起菲律宾人非法就业案,陈女士是涉案雇主之一。作为一名菲律宾籍保姆的雇主,陈女士很满意保姆的服务,但她没想到,自己雇菲律宾籍保姆的事情被警方发现。案发后,菲律宾籍保姆被遣送出境。

  对此,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检察官宋磊告诉笔者,从事家政服务的菲律宾籍保姆属于“非法就业”。根据我国1996年颁布的《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下称《规定》),用人单位聘用外国人从事的岗位“应是有特殊需要,国内暂缺适当人选,且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的岗位”。而外籍保姆的雇主一般是个人,家政服务很难归类为特殊需要,因此并不符合《规定》要求,并且《规定》第34条强调,禁止个体经济组织和公民个人聘用外国人。也就是说,我国是禁止外国人从事家政服务的。

  “外国人非法就业,可以将其遣送出境,自遣送出境之日起一至五年内不准其入境,并最高处以5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并处5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罚款,而针对非法聘用外国人的雇主,将处每非法聘用一人1万元,总额不超过10万元的罚款。”在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靖怡看来,无论对于雇用者和被雇者,雇外籍保姆在我国是一件极具法律风险的事。

  “除了雇主与外籍家政人员要面临罚款等问题,双方发生纠纷时的救济也成为实践中的难点。”江苏新天伦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晓莉表示,如双方签订劳务合同,雇主与外籍被雇用者之间就建立了一种特殊的涉外民事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建立在违背我国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对应的利益为非法利益,法律不予保护。具体而言,如果雇主未按合同支付给菲律宾籍保姆佣金,菲律宾籍保姆很难通过法律要求其支付,同样,如果菲律宾籍保姆未按合同要求履行家政服务,甚至逃离雇主家,雇主也很难要求对方返还佣金。

  “由于菲律宾籍保姆无法获取工作签证,有的中介公司以教师或翻译等名义将菲律宾籍保姆引进国内,再进行家政服务。这种入境目的与实际从事工作不符的方式,实质上是变相的非法就业,也应受到相应处罚。”李靖怡认为,作为介绍外国人非法就业的中介公司,往往游离于法律和监管之外,这一方面是因为家政服务与外籍教师、翻译等界限不清晰,导致中介公司介绍非法就业的行为难以认定,另一方面是由于中介公司大多打着家政、咨询公司的名义,监管难度较大。

  “事实上,这类中介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其行为不仅涉嫌违法,更有可能涉嫌犯罪。”宋磊表示,根据出境入境管理法,介绍外国人非法就业的,对个人处每非法介绍1人5000元,总额不超过5万元的罚款,对单位处每非法介绍1人5000元,总额不超过10万元的罚款;如果中介以虚假的旅游事由骗取入境证件,组织外籍人员入境非法从事家政服务,应当适用刑法第318条,以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论处。

  外籍家政人员市场亟待规范

  “虽然法律严格限制,将外籍家政人员阻拦于国门之外,但我们当下面临的却是菲律宾籍保姆市场供不应求的现实。有的雇主不知其行为违法,将雇菲律宾籍保姆当作身份的象征,也有的雇主明知违法也要铤而走险,甚至利用各种手段藏匿菲律宾籍保姆,阻挠执法。”李靖怡表示,这一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明,国内家政服务水平整体不高,市场秩序不规范,导致我国高端消费群体宁可多花钱,甚至冒法律风险,也要雇外籍家政服务人员。

  李靖怡提出,解决家政服务市场供需矛盾的根本办法在于提升国内家政服务水平。一方面可以设立专业培训机构,真正将家政服务人员培养成专业技术人才;另一方面要明确家政服务市场的准入门槛,将素质低下、不具备服务资格的从业者驱逐出这个市场。

  “能否开放外国人的就业限制还要看我国总体的就业状况,因为制定法律要考虑全国总体就业情况。”在宋磊看来,家政服务属于低端就业市场,我国属于发展中国家,国内低端就业人员的就业问题尚未解决,现阶段还不会放开外国人就业的限制,以免对国内的低端就业市场造成冲击。

  “不过,鉴于对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的庞大需求量,不能一味采取限制措施。”林晓莉建议。